贾诩
贾诩(147年-223年8月11日),字文和,武威姑臧(今甘肃武威)人。东汉末至三国曹魏初年著名谋士、军事战略家,也是曹魏的开国功臣。原为董卓部将,董卓死后,献计李傕、郭汜反攻长安。李傕等人失败后,辗转成为张绣的谋士。张绣曾用他的计策两次打败曹操,官渡之战前他劝张绣归降曹操。

贾诩(147—224),宇文和,武威姑臧(今甘肃武威)人。三国时期魏国著名军事家、谋士。

贾诩少时并不出名,只有当时名士汉阳阎忠异之,说贾诩“有良(张良)、平(陈平)之奇”(《三国志魏书贾诩传》)。贾诩初时察孝廉为郎,因有病辞官,西还至?F,路上遇见氐人,与其同行的数十人皆为氐人所抓。贾诩对脱身,便骗他们说:我段公外孙也,汝别埋我,我家必厚赎之”(《三国志魏书贾诩传》)。当时太尉段?,因为久为边将,威震西土,所以贾诩便假称是段?外甥吓唬氐人,氐人果然不敢害他,还与他盟誓后送他回去,而其余的人却都遇害了。史称贾诩此举是:权以济事,咸此类也”(《三国志魏书贾诩传》)

永汉元年(189)九月,董卓废少帝刘辩,立献帝刘协。十一月,董卓自为相国,赞拜不名,入朝不趋,剑履上殿。贾诩在此时以太尉掾为平津都尉,后升讨虏校尉。时董卓之婿中郎将牛辅屯兵于陕,贾诩便在牛辅军中辅军。

初平三年(192)董卓被王允等人诛杀,牛辅也死,众人恐惧。董卓部下校尉李?便遣使诣长安求赦。王允为人刚直,但却没有同意,不知所为,准备各自解散,逃回归乡里。

贾诩当时因为是董卓所部的官吏,为求自保,便出面阻止了他们,说:“闻长安中议欲尽诛凉州人,而诸君弃众单行,即一亭长能束君矣。不如率众而西,所在收兵,以攻长安,为董公报仇,幸而事济,奉国家以征天下,若不济,走未后也”(《三国志魏书贾诩传》)。此计为众人采纳。

可以看出,贾诩的一句话虽然是为自己考虑,然而却给人民带来了无穷的灾难,使东汉再次陷入了混乱状态。裴松之在给《三国志》作注的时候说:“当是时,元恶既枭,天地始开,致使厉阶重结,大梗殷流,邦国遘殄悴之哀,黎民婴周余之酷,岂不由贾诩片言乎?诩之罪也,一何大哉!自古兆乱,未有如此之甚”。这个评价还是很中肯的。

后贾诩为左冯翊。贾诩说:“此救命之计,何功之有”(《三国志魏书贾诩传》)!坚决不受。李?嗟扔秩眉众嘉?尚书仆射,贾诩说:尚书仆射,官之师长,天下所望,诩名不素重,非所以服人也。纵诩昧于荣利,奈国朝何”(《三国志魏书贾诩传》)!于是拜贾诩为尚书。虽然如此,亲而惮之”(《三国志魏书贾诩传》)。时贾诩之母去世,贾诩辞掉官职,被拜为光禄大夫。

兴平二年(195),共同把持中央朝权后,三人互相猜忌,争权夺利,多次打斗起来。贾诩每次都以大体责之,所以三人虽心中不和,但表面上还过得去。于是三分长安城,各守其界。同年春,贾诩为宣义将军,以助自己。后二人罢兵,贾诩便上还印绶。

当时将军段煨与贾诩同郡,屯驻华阴,贾诩便去投告段煨。贾诩向来知名,为段煨军所望。段煨怕贾诩夺其兵权,所以表面上对贾诩礼遇甚厚。贾诩看出后,心中不能自安。

南阳张绣与贾诩暗中有来往,张绣便派人去迎接贾诩。贾诩临行时,有人对贾诩说:煨待君厚矣,君安去之?”贾诩说:煨性多疑,有忌诩意,礼虽厚,不可恃,久将为所图。我去必喜,又望吾结大援于外,必厚吾妻子。绣无谋主,亦愿得诩,则家与身必俱全矣”(《三国志魏书贾诩传》)。贾诩至张绣处,张绣大喜,果然率子孙前来迎接。而段煨知贾诩去,也果然善待其家属。

建安二年(197),在贾诩的说服下,张绣屯兵宛城与荆州牧刘表联合。从此,二人便成为曹操的心腹之患,曹操多次率军攻打张绣

建安三年(198)三月,曹操南征张绣,包围张绣据守的穰城(今河南邓县)。此时,曹操闻悉谋士田丰劝冀州牧袁绍趁虚袭取许都(今河南许昌东),欲迎献帝号令天下,立即从穰城解围撤退。张绣率兵尾随追击。五月,刘表派荆州军占据安众(今河南邓县东北),切断曹军退路,企图与张绣夹击曹军,曹操出奇兵大败张、刘联军。曹军获胜后,速行北撤。张绣亲自率兵追击,贾诩劝阻说:不可追也,追必败”(《三国志魏书贾诩传》)张绣不听,强行追击,被曹操亲自断后所击败。贾诩这时又对张绣说:促更追之,更战必胜。张绣说:不用公言,以至于此。今已败,奈何复追?”贾诩说:兵势有变,亟往必利”(《三国志魏书贾诩传》)张绣遂听从贾诩意见,收集散兵,再行追击,竟将曹操后卫部队击溃。得胜后,张绣问贾诩:绣以精兵追退军,而公曰必败;退以败卒击胜兵,而公曰必?克?。悉如公言,何其反而皆验也?”贾诩说:此易知耳。将军虽善用兵,非曹公敌也。军虽新退,曹公必自断后;追兵虽精,将既不敌,彼士亦锐,故知必败。曹公攻将军无失策,力未尽而退,必国内有故;已破将军,必轻军速进,纵留诸将断后,诸将虽勇,亦非将军敌,故虽用败兵而战必胜也”(《三国志魏书贾诩传》)张绣大为佩服。

建安四年(199),官渡之战前,袁绍遣人招降张绣,并与贾诩结好。张绣准备同意,贾诩于绣坐上对来使说:归谢袁本初,兄弟不能相容,而能容天下国士乎?”张绣惊惧地说:何至于此!”并暗中对贾诩说:若此,当何归?”贾诩说:不如从曹公。张绣说:袁强曹弱,又与曹为仇,从之如何?”贾诩说:此乃所以宜从也。夫曹公奉天子以令天下,其宜从一也。绍强盛,我以少众从之,必不以我为重。曹公众弱,其得我必喜,其宜从二也。夫有霸王之志者,固将释私怨,以明德于四海,其宜从三也。愿将军无疑”(《三国志魏书贾诩传》)!张绣从其言,于十一月率众归顺曹操

张绣的归顺使曹操在官渡之战中避免了两面作战,所以曹操闻后大喜,亲自接见贾诩,执其手说:“使我信重于天下者,子也”(《三国志魏书贾诩传》)。遂拜贾诩为执金吾,封都亭侯,迁冀州牧。同时拜张绣为扬武将军,并让其子曹均娶张绣之女为妻。

时冀州尚为袁绍所占,贾诩便留参司空军事。建安五年(200)曹操袁绍战于官渡。后曹军军粮方尽,曹操便问计于贾诩,贾诩说:公明胜绍,勇胜绍,用人胜绍,决机胜绍,有此四胜而半年不定者,但顾万全故也。必决其机,须臾可定也”(《三国志魏书贾诩传》)曹操曰善。十月,袁绍又遣淳于琼率兵万余护送军粮,至距袁军大营40里的乌巢(今河南封丘西)。此时,许攸闻其家属犯法下狱,愤然投奔曹操,献计偷袭乌巢。众人皆疑,只有贾诩与荀攸力劝曹操曹操欣然采纳其计,率军出击,大败袁军。河北平定后,曹操领冀州牧,迁贾诩为太中大夫。

建安十三年(208)曹操攻破荆州,想乘机顺江东下。贾诩劝阻说:明公昔破袁氏,今收汉南,威名远著,军势既大;若乘旧楚之饶,以飨吏士,抚安百姓,使安士乐业,则可不劳众而江东稽服矣”(《三国志魏书贾诩传》)曹操不从,结果在赤壁之战中大败而归。

建安十六年(211),以骁将马超韩遂为首的十部联军,聚集10余万人马,据守潼关抗曹。马超受挫后,提出划河为界的议和条件,被曹操拒绝。马超多次前来挑战,曹操坚守不出,使马超欲急战速胜不得。九月,再次提出划地为界的要求,并送子为人质。贾诩认为可以表面上假意应允,麻痹对方,实际积极准备,伺机歼敌。曹操又问计于贾诩,贾诩说:离之而已”(《三国志魏书贾诩传》)曹操用其计,利用过去与韩遂的友谊,故意在两军阵前和他叙旧;又故意涂改给韩遂的书信,使之落到马超手里,引起马超的疑忌,促使他们内部矛盾激化。曹操视时机成熟,主动对关中军发起进攻,大胜而归。

当时曹操未立太子,曹丕为五官将,而临灾侯曹植才名方盛,曹丕派人求计于贾诩,贾诩说:“愿将军恢崇德度,躬素士之业,朝夕孜孜,不违子道。如此而已”(《三国志魏书贾诩传》)曹丕从其言,深自砥砺。后曹操为太子事屏退左右问贾诩,贾诩闭口不答。曹操说:与卿言而不答,何也?”贾诩说:属适有所思,故不即对耳。曹操说:何思?”贾诩说:思袁本初、刘景升父子也”(《三国志魏书贾诩传》)曹操大笑,于是于建安二十二年(217)曹丕为太子。

贾诩认为自己非曹操旧臣,却策谋深长,所以怕曹操猜嫌。于是采取自保策略,“阖门自守,退无私交,男女嫁娶,不结高门,天下之论智计者归之”(《三国志魏书贾诩传》)

黄初元年(220)曹丕即位,为报贾诩之恩,封贾诩为太尉,进爵魏寿乡侯,增食邑三百,前后共八百户。又分食邑二百,封幼子贾访为列侯。以长子贾穆为驸马都尉。

黄初四年(223)三月,曹丕首征东吴,以失败而告终。当初,曹丕便问计于贾诩:吾欲伐不从命以一天下,吴、蜀何先?”贾诩说:攻取者先兵权,建本者尚德化。陛下应期受禅,抚临率土,若绥之以文德而俟其变,则平之不难矣。吴、蜀虽蕞尔小国,依阻山水,刘备有雄才,诸葛亮善治国,孙权识虚实,陆逊见兵势,据险守要,泛舟江湖,皆难卒谋也。用兵之道,先胜后战,量敌论将,故举无遗策。臣窃料群臣,无备、权对,虽以天威临之,未见万全之势也。昔舞干戚而有苗服,臣以为当今宜先文后武”(《三国志魏书贾诩传》)曹丕不纳,果然无功而反。

黄初五年(公元224),贾诩去世,终年77岁,谥肃侯,长子贾穆嗣。